免费发布信息平台(www.4008208309.com)是一个专注于免费发布信息服务的电子商务网站平台!
当前位置:免费发布信息平台 > 电脑网络 > 技术教程 > 2012那些速生速朽的网络流行语:屌丝,中枪

2012那些速生速朽的网络流行语:屌丝,中枪

发布时间:2012-11-24 22:05   浏览:   【】【】【

一个词语就可以把你卷入一个时代。屌丝、逆袭、吃货、高富帅、重口味、躺着也中枪……2012,每一个流行话语,背后都站着一类人群、一段时事、一个热点话题、一种生活方式。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赫塔米勒就说,一些看似平常的词,都暗含精准的政治态度。语言的历史就是人类史、社会史。

  那边屌丝已然进入主流世界,这边同样在舆论场掀起轩然大波的“元芳,你怎么看”却只打了几回照面。谁能在前仆后继的信息更替中站稳脚跟,谁又只能在短暂的热潮中速生速朽?正如语言学家强调:每一个热词背后都有一段故事,语言不能脱离社会流传。无论是早几年的“躲猫猫”、“你信不信,我反正信了”,还是今年的“休假式疗养”和“屌丝”,那些正在帮助我们记住和解构这个时代和群体的热词,才能在已经被信息轰炸得分崩离析的人类注意力上,多抢得几天的眷顾。

  此次,我们以百度指数为参照,借助所有热门话语的搜索指数,来呈现它们的流行轨迹、生死规律和深层内涵。

  主笔:南都记者 晏婵婵 采写:南都记者 董馨 蒯景怡 谢宇野 田恬 徐异菲

  屌丝、吃货、重口味……哪个词在形容你,又在监控你的生活?

  2012流行新词

  当不够优雅的“屌丝”一词登上《人民日报》;当孔子的“吾日三省吾身”被无端加上“高吗?富吗?帅吗?”的后缀,一场发酵于网络的语言狂欢似乎从草根登堂入室,获得了在主流社会通行无阻的身份证。互联网给予了每一个个体成为自媒体的可能,而微博的出现则最大程度扩张了人们的网络社交半径,空前繁盛的网络“造词运动”席卷而来!

  造词运动是即时参与的语言狂欢,热点瞬息万变决定热词速生速朽

  在中国传媒大学文学院副教授颜浩看来,新的造词运动实则基于网络平台,并在微博普及后尤甚。目前中国网民数量已达5.3亿,其中微博用户超过3亿人。作为自媒体的微博,为个人提供功能强大的独立空间,空前释放个人在线活动的自由,同时消除传播者和受者界限,激发了平民大众的创作和发表欲望。“在中国,微博充当的角色其实是一个公共空间,人们在众声喧哗中释放被现实压抑的表达欲望,很容易陷入一种即时交互的语言狂欢状态,因而新词也层出不穷。”颜浩认为,即便没有特定指向的词句,比如“元芳,你怎么看”也能短暂走红,实则是人们在狂欢中会不自觉地趋同“周围人都用,马上就会形成病毒式传播。”

  而新词的速生速朽实际也同样基于网络本身的传播特点。中国传媒大学电视与新闻学院教授刘宏认为,此前词语来源只有字典和传统媒体两种途径时,词语往往具有权威性和稳定性,“但在网络传播中,信息就是靠不断更新来实现轰炸的,人们的注意力总是被新的热点转移,基于某个热点的新词自然也就更替迅速。”

  具有特定指向的新词生命力顽强,它只会跟随群体和生活方式的消失而消亡

  11月初,中国官方最权威媒体《人民日报》赫然用上“屌丝”一词,此举一出,将已在网络流行大半年的该词热度再次发酵。纵观2012年度热词榜,就会发现一个很有趣的规律,大凡是越有特定指向或分类性质的热词生命周期就越长。刘宏认为,诸如“屌丝”一词的流行,只要“这个群体没有消失,这个词的热度就不会消失。具有特定描述指向的新词,会在群体当中形成一个团聚现象。他们往往会捍卫自己的身份标签,基友、屌丝、伪娘、经济适用男都如是”。而颜浩则觉得生命力持久的新词其实还有更深层次的社会文化心理在起作用,“屌丝、白富美这样的词语,它反映了人们对社会阶层的普遍认知,看上去是一种自嘲,其实宣泄的是对社会阶层凝滞的不满。只要这种社会心理不消失,这些词也许就会持续保持热度。”“艳照门”事件后,接受电视采访的市民随口说的一句“我是来打酱油的”,至今还被人们用于表达事不关己的态度;而早些年就红极一时的“裸婚”,也常常被用来调侃无经济基础的婚姻。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刁晏斌认为,新词语的流行,不仅在于它所反映的社会事件,更重要的是,它包含着民众对于社会的认知和态度。

  一个词汇有可能发展成为“词媒体”,它会反过来影响我们的日常生活

  刘宏认为,在如今这样一个靠搜索引擎生活的时代,以关键词进行搜索的方式很容易把某个流行词汇演化成一种“词媒体”,在传播过程中影响和监控使用者的生活。回忆近些年发生的社会热点事件,人们能记起的往往只有寥寥数字的热词,或许一个词很平常,但创造者对这个词语进行了重新的解构和定位,受众的高度参与使它在传播中迅速放大,以至于有些词语甚至已经成为标志性符号,推动事物本身的发展。

  北京电影学院教授崔卫平曾提出“被语言监控”一说,当事人按照语言表达的方式和效果来设计自己的行为,控制自己的感情表达,萨特就曾想把一切转化为语言,为了不被痛苦这个词绑架,他甚至到了肾绞痛也决不向医生流露痛苦的极端地步。在层出不穷的新词不断解构和重建我们生活的同时,也许就会不知不觉陷入模仿语言的怪圈。有多少文艺青年忍痛不去K T V,只是不想被流行歌打破自己“小众”的标签;又有多少屌丝害怕放过任何一个小便宜,只是不想背叛词语定义的生活规范。所以,在你为热词推波助澜的当下,没准哪天突然一个“回头潮”,将你狠狠卷入其中。

  你妹

  从网络热词进入日常口语范畴

  你妹是形容词,表达一种T MD、不是吧、晕之类的感慨。起源于日和漫画的中文配音。20 10年,“你妹”就在网络里初露头角,2011年它大红大紫,2012年,仍被大面积提及,并逐步转向口语化。你妹体现了网络热词从流行到普及的滞后性。很多新词在网上已经过气了,但大众却刚刚接受并尝试使用,这也是为何“你妹”在今年仍然大热的重要原因,它已经从网络跨界到日常口语范畴。

  高富帅

  它的官方指定女友是白富美

  20 12年4 - 6月,是高富帅频现的高峰期。一时间,全天下的男人似乎只能被分为两类,即高富帅和矮矬丑。高富帅一词整整火了2012全年的时间,并且还有继续火下去的趋势。和高富帅相匹配的女生,一定是“白富美”。白富美相对于高富帅一样具备广泛流行程度,所有人都接受高富帅+白富美的结合,天造地设、门当户对、佳偶天成……这些词汇都是为他们而设计的。

  鄙视链

  以直观方式显示人们微妙的优越感

  2012年4月7日的《南方都市报》城市周刊创造了鄙视链一词,指出大众在日常生活中微妙的心理优越感,列出学科鄙视链、电视剧鄙视链、音乐鄙视链等多条暗藏的鄙视食物链,见报后经过微博疯狂转发以及被多家媒体转载,成为热点话题,引发了鄙视链模仿潮,出现了多个衍生版本。在鄙视的怪圈中,每一个人,既在链条的最高端,又在最末端。

  拉黑

  拉黑是一种人际权利的象征

  “拉入黑名单”的简称,在Q Q推出黑名单功能之后它并没有这么简洁明了的表达,直到微博流行,频繁的公开化骂战和各种偶像粉丝的爱恨情仇让“黑名单”的价值得到展现,拉入黑名单简化为拉黑。人和人的关系有了新的划分:加关注,取消关注,拉黑。它成为一个自以为威力无穷的词汇,无论谁终于握住了属于自己这点小权利,我不喜欢你,我可以“拉黑”你。黑名单成为价值观的一部分。

  屌丝

  矮穷矬和土肥圆是其同类项

  意指外形矮胖矬,或者举止笨拙、猥琐。屌丝几乎开启了一个人种划分的新时代。没有屌丝这个词,我们都要开始疑惑,以前究竟是用多么复杂的体系去描述生活中切实存在的这类人。2011年前后它只是出现在百度贴吧,被一小撮人提及,2012年因为微博上一众单身宅人的自嘲,从小众词汇变成大众通行语。德国系列短剧《屌丝女士》的出炉,以及接着中国版《屌丝男士》的问世,更是把“屌丝”推至顶峰。

快速搜索 :